alt
alt
alt
alt
關於玫瑰的詩篇

詩人鴻鴻在三月號的 D-Fun 設計雜誌中,選擇 Edra 經典單椅「Rose」,寫下了一首專屬詩篇。

 

**************

即使玫瑰不叫玫瑰,她也依然芳香。

──《羅密歐與茱麗葉》二幕二景

 

戰爭借你的名稱

愛情借你的形象

肥皂借你的色澤

茶借你的香

 

紅白兩朵玫瑰

被拿來象徵兩個女人的殊異

九十九朵玫瑰

被綁在一起表達一個男人的執迷

大亨之死烙印著你的蓓蕾

嬰兒出疹子你也脫不了干係

 

即使一對被世仇阻隔的戀人

也要試著剝除你的名字

詛咒他們被冠予的姓名

 

滿身的刺

沒法阻擋任何掠奪者

 

因為只有坐在它身上

才能保證不會被刺傷

************

 

「Rose」單椅由日本設計師 Masanori Umeda 梅田正德在 1990年為 Edra 所設計的 Rose 單椅,是當代設計單椅的經典。面世至今已經被多家設計博物館所收藏,當然有更多人將它搬入家中成為摯愛藝術品,其中包括了超級名模娜歐蜜.坎貝爾 (Naomi Campbell) 的家,還有耐吉 Nike 老闆的家等。

 

以花卉為靈感的設計比比皆是,但直接引用自然意象,並能將它再現得淋漓盡致的卻不多見。一向擅長以日本的傳統與現代概念作為設計主題,梅田正德認為「花」也是日本人對於自然之美的一種認識。他從自家花園的花卉擷取靈感,創造出打動人心的設計。